5.31.2005

Café Lumière

一青窈的歌聲,一杯咖啡配著剛出爐的柳橙巧克力蛋糕,柳橙與巧克力,溶化在口裡的的完美結合,一切如兩個禮拜前看的電影【珈琲時光】裡,找到的恰到好處。

「品嘗咖啡的一段時光 ─

能夠讓心情沉穩,重新調整步伐,再度面對人生,繼續走更長遠的路之前的那段恬靜時光。」

乍看這句話,有點震撼咖啡時光的魔力,

待自己坐下來,靜靜品嘗一段時光,

電影裡那看似輕淡的情感,早已潛入思考中,

它,正等待著咖啡的香氣,一起漂浮在空氣中。

沒錯,漂浮在今天下午的咖啡時光。

儘管等了有兩個禮拜之久。

或許是今天的咖啡煮地恰到好處,

也許是柳橙與巧克力的呼喚,

更可能是我在煮咖啡前的街頭漫步,

這巴黎的景緻,叫出了品嘗咖啡的恬靜時光。

咖啡時光有個美麗的法文名子Café Lumière,

Lumière在法文裡是光、光線的意思,

所以直接地翻譯是咖啡之光,這兩者的意境都是如此美麗。

抬頭看著St. Eustache教堂上古老時鐘,下午兩點半,

那些頂著太陽、享用著咖啡時光與Café Lumière的巴黎人啊,

迎面而來的風景,我告訴自己該像你們一樣,

隨時用倒數的心情來過生活了。

不管未來在哪,都要隨時品嘗屬於自己的咖啡時光。

(pic: Eglise St. Eustache)
每次到超市買菜,背著大包小包,穿過亞爾商場les Halls外的大公園,
就來到
這個教堂St. Eustache--我的中途休息站.

神遊地望著藍天下古典中帶著華麗的他,常忘了自己是來【買菜】的!

柳橙與巧克力的完美結合



新家只有微波爐,每次一想到要作蛋糕就頭痛哪…

今天還是忍不住拿起了麵粉與蛋,作了第一個微波蛋糕。

材料簡單,作起來出奇地快速,只花了10分鐘就搞定!

食譜如下:

★蛋 X 2

★溶化奶油 45g

★含糖可可粉90g (我用的就是一般沖泡的巧克力粉)

★半包的乾發粉 levure chimique (大概3.5g)

★碎巧可力 70g + 碎核桃 70g

(再加點柳橙皮與果肉,讓巧克力更濃情百分百!)

做法:

1. 蛋糕模先塗奶油 (我家沒有微波蛋糕模,於是就用房東付的微波碗)

2. 蛋打散與奶油混合

3. 可可粉+麵粉+發粉半入碎巧可力與碎核桃

4. 把3加入2中,充分攪拌

5. 蛋糕模上先擺上切好的柳橙片,然後在倒入4

6. 大火微波5分鐘

蛋糕完成了!我家船長也超愛喔!


5.30.2005

現在,很想見你

『雨季結束,媽媽就會回去阿格衣布星球,所以要很珍惜在一起的時光。』無法自己獨立生活的的爸爸阿巧對著自己乖巧又懂事的七歲小孩佑司說。

因為就在雨季開始時,死去的媽媽真的依照她臨終前的約定:『翌年雨季到來的時候,媽媽一定會回來看你們喔!』,回家了。

影片才開始,看見小男孩讀著媽媽留給他的繪本,第一頁:『人死後到哪裡去?』我就告訴自己:『有的哭了!』

看片的情緒,如片名,【現在,很想見你】,

那個在遠方的你,那個我觸摸不到的你,那個我超級想念的你。

因為知道分離的日子,倒數的情緒很令人心疼,

因為知道以後的日子,關於你的一切只變成了回憶,

害怕一回頭就失去,更巴不得留住擁有你的分分秒秒。

『你要永遠留在我身邊…』

入戲太深的男人對著好不容易才稍稍止住淚水的我說著,

聽到他這麼說,我趴在他身上,又哭了起來。

『Best position』入睡前巧擁著澪說,

這個也屬於我跟男人的習慣擁抱,叫我們更加珍惜。

影片結束,有種像剛經歷921的悲傷浩劫,

尤其得知片中的男女主角在現實生活裡也結了婚,

想馬上跟身邊的人點頭說:『我願意 』,

告訴自己從今天起該好好對待身邊最親愛的家人朋友。

『隨著雨水來…隨著雨水流逝』巧的醫生平靜地說。

生命的長短我們控制不了,所以,要很珍惜在一起的時光。

每次的分離,淚水都叫我更珍惜所擁有的,你們。

【現在】,凌晨一點三十二分,想著早晨七點三十二分的你們,

想著不在我身邊的你們,【很想見】的你們。

獨眼貓的受難日

21日下午搬到新家來,不過貓卻沒跟來,他還躺在2區的高級獸醫院裡…直到晚上我才將他領回。

因為他竟然被全身麻醉地抽血,一開始我有點詫異,兩個獸醫還搞不定一隻小貓?(後來朋友告訴我,貓咪連作美容都需要打麻醉針,真是可憐…)

獸醫小姐解釋:『因為抽血量多,所以我們還是幫他麻醉後,比較容易抽,那請您到候診室等待。』我看著他們抱著貓一前一後走向我視線外的神秘地下室,我的貓,全身抖個不停地望著我求救…

『需不需要我跟著下去?』

『不需用要,您的貓等一下就會睡得像小寶寶一樣了!請您不用擔心,等一下抽完血後,您需要立即前往郵局寄血液。』

去郵局寄血!還好我心裡有底。

幾天前獸醫實驗室的人員在回覆我的信件中,特別叮嚀我寄血液要【非常非常小心】,防碎並確保血液在常溫下運送,而且需要及時寄出。

獸醫先生拿著剛出爐的貓血,我箭步如飛地前往郵局,喘口氣,拿出這紅色玻璃試管,服務小姐好像嚇了一跳的表情:『怎麼會寄這種東西?』

『是獸醫要我來寄的!他說要先在你們這裡買個裝這試館的特殊信封,然後寄最快速的chronopost!』

『不...不…不…很抱歉我們真的不能寄這種東西?』

跟她扯不清,我又飛奔回獸醫院。

『怎麼會呢?我們的客人都是這樣寄?您一定碰到一個非常糟糕的服務員!』獸醫小姐說的好。

獸醫先生也縐著眉頭,趕緊幫我拿個他說的特殊信封裝入試管與文件,他隨即叮嚀我:『你不可以讓他知道你寄的血液喔!』

哇~你們不是要我去寄血,還要先買個裝試館的特殊信封,結果這,信封就是一般裡面加了泡棉那一種…!

『為什麼不能讓郵局知道包裹裡有一支試管血?不是要【非常非常小心】地運送嗎?』

『嗯…因為郵局會質疑運送的試管血來源是否安全…只要我們包裝好,運送就不會有問題。』

我搞不懂這法式邏輯!明明說要很小心地快遞試管血,又不能讓運送的人知道:『現在我運送的是一支試管血,需要非常非常小心地對待著個包裹!』

既然獸醫先生跟小姐都保證他們的客戶,【都是以這樣的方法順利寄出】,那我就寄了…我得前往另一家郵局,因為剛剛那家一定對我這個拿著試管血的亞洲女子,印象極深刻...!

獸醫小姐還特別叮嚀:『如果他們詢問包裹裡面裝什麼,妳切記要回答這是【機密文件】!』

我一面擔心這【機密文件】真的會順利到達嗎?一面擔心醫院裡8歲的貓老大是否承受得起麻醉的藥力…

在法國,常常這樣花了錢,不見得馬上見效,還是要等待跟運氣!

從二區的獸醫院搭地鐵回到十五區的新家,大概需要40分鐘,而這40分鐘對貓老大或者對我來說,都是最大的悲傷折騰…因為麻藥尚未退除,一路上他一直在籠子裡東倒西歪地轉呀轉,還不時地發出令人心碎的哀嚎聲…

我第一次聽到貓這麼可憐地哀嚎著,然而他就是我的貓…

今天我好像最了一件非常殘忍的事…那我還要把他帶回台灣嘛?他除了要熬過十幾小時的飛行外,一落地台灣還得馬上被關進隔離所,二十一天。

我可憐的貓,從昨晚7點開始禁食,還被抽了那麼多的血,整個晚上都在憔悴地打著醉拳…

半清醒的貓,好像發酒瘋一樣,叫他躺著好好休息,他偏要亂走亂撞…整個晚上他都在固執地打著醉拳,邊打邊哀嚎著…有好幾個倒頭栽姿勢,都讓我跟男人忍不住噗ㄘ一笑…

又哭又笑的今天,不只是貓老大的受難日,更是我們的!他每隔幾小時就吵鬧哀嚎,一直持續到隔天清晨…

5.28.2005

絕望主婦 & B型男友

美國目前很Hito的影集 Desperate Housewives,從去年十月開始首播 (不知道台灣是否有轉播?),一週一集,目前的最新進度到了第二十三集 (23/05/05)

從朋友那看借了前四集開始,我們便看上癮了
! 這不只是給主婦們看的,而且看了以後也不會變成【絕望的家庭主婦】!

劇中共有四位主要的家庭主婦居住在同一社區裡,故事從她們的鄰居好友
Mary Alice自殺開始。而這位Mary Alice化身為影集的旁白觀者,開始深入這四位好友的主婦生活裡。

影集的片頭設計很用心,難得看到的創意。劇情呢?演了那麼多集,託戲嫌疑大,不過主婦們碰到生活中的大小芝麻雜事、情事,都會讓你看了拍桌叫好或是會心一笑!

劇中的
Susan:這位依賴小孩的糊塗媽媽,還有Lynette的母性霸道,男人有時候看著看著便不禁轉頭對著我:『跟你這糊塗的大女人好像喔!』尤其是Lynette管教小孩與對待老公的方式,他說我的機車程度不雅於她 ==”

我最近有個反諷他的武器,對著他叫著
: 『你這B型男!

!這就是今年二月在韓國上映的浪漫喜劇【My Boyfriend is type B。我的B型男友】,這部電影有點像野蠻女友的姊妹作,只是這次換男的耍機車耍霸道。聽說上映後南韓的一項問卷調查顯示,有40%的女人投票認為她們不會嫁給一個B血型的男人。(有這麼嚴重嗎
?!)

劇中說
B型男尤其是A型女的大剋星,剛好就是我跟男人的組合,(不過我們剛好相反啦…!這我承認。) 電影中把B型男人刻畫地挺差勁,看過電影的姊妹們,應該會很想賞那些B型男幾個耳光!! 而那些B型冤大頭,應該也會很想賞編劇幾巴掌!!

片中唯一一點跟我家這
B型男很像的是,說話超直接,講難聽一點就是惡毒,還好他這能力只在開玩笑的時候發揮地出來,每次被他虧的那個人面露兇光、身體微顫,而旁邊聽的人拍手捧腹叫好~~ (害我每次都不知道要跟著笑,還是幫被欺負的朋友反擊他==)

ps.看過影集 desperate housewives 的人,可以上網上做個quiz,看看自己是屬於哪一型主婦。(還真的是屬於Lynette這類的主婦。)

5.25.2005

玩耍烹飪課 (首部曲)


【番茄牛奶蛋烘餅】


早上帶著輕鬆又有點沒睡飽的心情,散步上課去。因為陽光太美,街道太熱鬧,讓我差點忘了上課的時間... 『 Bonjour Caroline!
』我才剛進門,穿戴好圍群,就聽到老師點名。

Oui, c’est moi
』(是我) 我舉起手回答著。老師馬上笑笑地跟大家介紹我是位台灣人,不用我多說。

今天巴黎的艷陽天,讓大家在作菜之餘,不時地望著大窗戶外讚嘆著
:

Il fait très beau! 』(天氣真是好!)


教室窗外的風景也很美麗呀
~我的相機除了對準一道道食材與烹飪步驟外,就會不由自住的被外面的那一道道陽光與典雅的建築吸引著。

課堂上大部分是來自法國以外的同學,
他們幾乎都上一個月,共二十堂課的文憑課程,由法國旅遊局頒發。

老師
Françoise很昧日,不時地說說幾個日文單字,我這一點都沒有昧日情節、也從來對日文沒興趣的台灣人,莫名其妙地還聽得懂 !日劇的影響力真是大呀 ! (ps.雖不愛日文,但我愛去日本旅遊、愛日本人的親切有禮、更愛日本的美食!)

不過再次接觸到亞洲同學,好親切呀
~~好久好久沒聽到日本腔與韓國腔的法文。還有德國腔、美國腔和拉丁美洲腔,我好像又回到第一年的語言學校裡。因為如此,我顯得有點興奮與聒噪 ^ ^

三小時課程的最後,就在大家齊坐的大長桌上,喝著紅酒、品味著剛剛玩耍來的每道佳餚,畫下愉快的句點。

一下課我就把照片傳上來,讓老媽看看我做了些什麼菜,因為不能接受我又殺又吃兔寶寶,她邊看邊唸我『么壽』殘忍。日本女生們也有點誇張,一直在旁邊叫著『KOWAI ~~』。

阿,在法國,吃兔肉就像吃雞肉一樣地平常呀
~~


以下是今天玩的五道菜。
















【鴨盹醋莎拉】





【泥烤兔肉】





【草莓派+紅酒草莓湯】



5.24.2005

陽光。旅行

『一個人,開車離開到哪裡,看心情吧!最好是很遼闊的地方,例如說,有一整片天空跟海的地方,反正我巳經厭倦這裡。

風經過臉頰,還帶著鹹鹹的細沙,車子裡的空氣,聞起來有一點Paris,連吹亂的頭髮都十分野獸派的畫,愛上這種變化的自己...』

每次聽到溫嵐的這首海灘,心就會不由自主地漂到普羅望斯的公路上。

…夏天來了!下個月我又會再回到妳的懷抱哩,普羅望斯與蔚藍海岸…

繼續跟著她,唱著 與 幻想著 旅行的隨興愜意。

『都市的擁擠 從照後鏡慢慢遠離 方向盤的右邊 只有一本哥德詩集

這條路這條路 一個人奢侈的孤獨 身體在漂浮

車子還在前進 方向我沒有要決定 就像那本詩集 從哪裡開始都可以

午後的旅行 我不喜歡給它標題 反正就是 喔 隨性

那瓶冰過的啤酒 水珠凝聚的很Italy 金色的托斯卡尼 只適合低音大提琴

普羅旺斯的雨季 聽說有薰衣草的氣息 戴上墨鏡 聽著破爛的收音機

就讓一切從照後鏡 慢慢慢慢慢慢的 遠離 遠離

午後的旅行 突然有一種心情 想要找妳和我

一起尋找達文西 在我的詩集上簽名

隨便我要

怎麼走 都可以 穿過這片寂靜防風林 破爛的收音機 雜訊當復古的歌劇

怎麼做 都可以 穿著洋裝躺在浪花裡 對天空輕輕哼 我最喜歡的旋律

怎麼想 都可以 旁人連批評都很規律 脖子上的砂礫 是我跟海風的豔遇

一直的 往前進 暫時還沒想到目的地

一個人 踩油門 慢慢穿過了邊境

慢慢穿過了邊境 還沒想到目的地 哼著自己的旋律

溫嵐。海灘

作詞:Gan-D 作曲:Bobby Kim 改編詞:黃俊郎 編曲:王治平

5.23.2005

散步。電影

散步到歌劇院Opéra門口,儘管來了那麼多次,還是不厭其煩地拿起相機,拍了幾張。


位於一旁的和平咖啡館 Café du Paix,讓我想起了上禮拜看的法國片Arsène Lupin亞森羅頻的爆炸現場。

今天在電視上剛好看到拍片現場,演員們個個血淋淋地接受專訪,有被炸的滿頭鮮血、斷手斷腳、灰頭土臉的(當然都是化妝來的…),讓訪問顯的特別又搞笑。

男主角Romain Duris把亞森羅頻的風流、狡黠、詮釋的真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矮了點』,讓他的風流有點打折扣
Romain Duris
的演技越來越好,Exils是他在2004年的另一部影片,內容是一對年輕男女一邊挣旅費一邊從法國前往阿爾吉利亞,男的為了尋根,女的是為了追尋一種一種生命的解答 (我覺得她代表著一部分觀片著的心境,女主角Lubna Azabal把這腳色詮釋地很棒!)

影片最後,他們在一種神秘的非洲儀式裡不斷地搖著頭、晃著身體,當鼓聲停止,耗盡身體所有力氣,昏厥在地上時,我,也好像找到了某種
réponse…解答。

如果你喜歡拉丁與中東風的音樂,那請進入 Exils官方網站

5.21.2005

巴黎士多的叉燒肉

來巴黎快一個月了,今天才去了13區的亞洲商店,以前住外省的時候,每次上巴黎,這裡是不能錯過的地方。

被家鄉食物環繞的感覺,棒呆了!

即使不買的東西,我也一樣樣拿起來看看、聞聞。

在巴黎士多Paris Store買了半公斤的叉燒肉(精華在那包醬汁!),那個切肉的先生,聊天的把戲還是一樣,又開始教人廣東話,如果我還是17歲,一定會跟他聒聒不停,因為當年為了想跟超級偶像Beyond見面,聽廣東歌之外,還買了書跟有聲帶來學習廣東話。事隔多年,前幾年到廣東跟香港出差,還派的上那麼一點點小用場。

一出商店,馬上塞了一顆酸在嘴裡。嗯~~ 人生美好的酸甜滋味就在裡頭了!

每次購物完回到家,我都習慣把大包小包放在地上讓Pipi貓聞聞,我買了哪些玩意。『什麼! 什麼! 你買了什麼! 讓我瞧瞧!』他會非常急躁地鑽頭亂聞每一袋東西。

Pipi 是我最近給Capitaine的新小名,他的小名很多,台語、國語、法文、或是亂七八糟文,我叫什麼他就聽什麼,很有語言天份 ^^

今天他聞到了,叉燒香,所以異常地興奮,現在他還一直賴在我腿上,跟男人一起倒數等著吃他們最愛的【叉燒飯】,這是除了香腸以外,男人最最最喜愛的食物。

為了叉燒肉,才下午五點半,我們一家三口便異口同聲地叫著:

『On a faim~~ 肚子餓啦~~』

第一餐叉燒飯已下肚(狼吞虎嚥下沒時間拍),下圖是我們的第二餐叉燒+統一泡麵,吃了晚上都會偷笑^^



ps. 這裡的商店有賣一種叉燒三明治,就是那脆脆長長的法國棍子麵包裡面夾著生菜與叉燒肉,這中法結合的美味,吃了保證你狂說 讚!

我用叉燒粉作過幾次叉燒,不過就是沒有買的好吃,缺少廣東味呀~~

5.20.2005

許茹芸的紐約絮語

這是去年5月底離開位於法北小城普瓦堤耶Poitiers的古董小套房寫下的心情紀錄。

從熟悉的地方抽離,返回時你將發現自己脫胎換骨。

剛剛在yahoo電子報看完出走紐約一年的許茹芸專訪,

又提醒了我這句話。這些回憶。

離開台灣整整10個月,去年夏天再次返家,那種穿梭在台法兩地時空的情緒與體驗,何止三言兩與可說的完。

訪問的內容很棒。與你們分享:

出走赴紐約一年,很多人想知道,許茹芸到底去作了什麼?不過要聽她說話以前,請先拋棄那些對她既有的「如果雲知道」舊印象吧!從現在開始,妳就要重新認識這個人。

採訪撰文/葉小綺

許茹芸決定在30歲以前放逐自己到紐約去生活,說是放逐,其實一點也不放縱,就像她所描述的紐約生活片段裡,其實也有我們每一個人對自由的渴望,轉個彎,倒也不用擔心生活就會從此失了序,人生就好比是一部長篇漫畫故事,偶爾來個番外篇,說不定會有出人意料的精采收穫。

people

紐約這個大城市,最棒的就是可以認識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我的第一個房東美國人,是個玩搖滾樂的製作人,不過後來因為我實在不喜歡房子太灰暗,只好搬家,就遇到了我後來的房東Kati,她是個西班牙人,我和她變成非常好的朋友。和kati初次見面時,就有一種似曾相識又相見恨晚的感覺,可能是因為興趣、想法和家庭背景都相似吧!又都喜歡靈修、瑜珈,簡直就是一拍即合。而且我們都很認真地相信「這次相遇」是命中注定的,如果有一方是男的,我們肯定就會在一起!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隻身在外,更了解這句話的道理。如果不是一對住在紐澤西的夫妻幫我申請電話、好友日本髮型師免費幫我「造型」,還有一位在紐約報社工作的好友給我很多的建議,否則我可能沒有辦法過得這麼順利與開心。

一開始到紐約上課,班上的同學都在懷疑我到底是不是許茹芸,後來確定是我,都說不敢相信我有「時間」出國唸書,我想,是我真的很幸運吧!遇到這麼多支持我的人。

love

出國唸書,大家最愛問的就是有沒有艷遇之類的,可是「遠距離」對我來說實在太難了,光談戀愛,很簡單,可是若真的要維繫一個長久的關係,距離絕對是問題,我沒有辦法。對於感情,我一向就是看得很開,何時出現,何時結束,順其自然就好。

lonely

夜晚總是特別孤單。

剛去紐約的時候,沒有什麼朋友,每天早早就回家了。一個人,在下雪的夜晚,靜靜看著窗外,特別有感覺。其實有時候我很享受孤獨的感覺,每一種情緒都值得去enjoy,只是看妳要不要接受而已,我所謂的「享受」是去感受那個東西所帶給妳的情緒,如果想哭,那就哭,不要去壓抑。但是也不要太沉浸在畫面裡,只要享受當下就好,因為等下次再下雪的時候,妳不一定還會覺得那麼美,也不一定還會feel lonely。這一切都是一種「剛好」,沒有預期,突然有mood的時候,就好好去感受「片刻」帶給妳的瞬間感動。

現代人的速度太快,很難去體會細微的東西,只有放慢速度一些,才有機會去注意那些以前不曾注意的小細節。就像從紐約回來後,回到家,我才發現原來自己什麼東西已經很多了,竟然還一直不滿足。

quite

當妳會去感受生活中所有不同衝擊後,隨之而來的便是「安靜」。

不講話不代表就是安靜,嘴巴不說,有時心理想法卻很多,像我這種愛胡思亂想型的人,出國前有段時間睡得非常不好,就是因為我的腦子總是停不下來,後來是因為接觸了瑜珈才好轉。要知道怎麼去調整思緒,未來的路怎麼走也才會比較清楚,想要的東西也會變清楚。這就是我所謂的安靜,我認為每個人都需要。

walk

紐約是一個很適合散步的城市,我幾乎天天穿球鞋,每天都提早出門走路去學校,紐約的街道很容易理解,每天選一條不同的路去走,就能發現很多樂趣。我記得有一次我從10幾街走到30幾街,差不多就是微風廣場到信義區的距離吧!我穿夾腳涼鞋,也不知道自己走路的速度究竟是快是慢,但是妳看我就一定知道心情不錯,腳步沒有束縛、自由自在,沿途欣賞風景、路邊表演,我很愛這種散步逛大街的方式。

藝人當久了,走在街上多少會莫名不自在,但是在紐約,沒有人認識我,我就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人罷了,記得有一次在街上巧遇到女導演蘇菲亞柯波拉,我開心的打招呼,她也微笑的揮揮手,也算是讓我嚐到當個追星族的滋味吧!

party

一群好友在家裡私聚,就是比上館子狂歡吃喝有意思得多,誰叫我喜歡「我們都是一家人」的感覺。派對通常都是有個事件或者有人提議,然後就會有人邀請妳去參加。像學校有個老師搬家,就辦了一個 warm house party,然後每個人會準備一道菜去,我最拿手的應該算是甜蕃薯地瓜湯,有點像是台灣小吃,就是用黃蕃薯、薑片、紅糖一起熬煮,因為女生都喜歡吃甜食,所以還蠻受歡迎的啦!我還會用海膽包成日式飯糰,班上的日本同學都很驚訝我怎麼可以把 uni 跟熱食組合在一起,卻還是很美味,把爆香的吻仔魚塞在飯糰裡,我也很愛。

我也曾試著將在紐約的這一套搬回來,不過氣氛還是不同,或許是因為環境不同吧!不過,只要能夠和好友們在家裡聚會,每個人都把這裡當成自己家,有這種「家味感」就很棒了。

study

很多人以為我會在那邊亂買東西,可是我沒有,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沒有那種心情,妳懂嗎?我會去逛街,也很愛看漂亮的東西,可是就是不會像以前那樣衝動,看到喜歡就買。我倒是對「學習」這檔事變得非常積極,除了英文課,我還去選修了日文(當初曾經考慮遊學的國家,但因為太近了,所以放棄)、大提琴(迷戀這種樂器的頻率)、畫畫的課程,也跑去學作 souffle、跳 salsa 等。偶爾也會離開紐約一下,去其他的城市小旅行,每天只要睜開眼睛對我來說就是在學習。

smile

我的離開,彷彿是去找回失去的一段時光。

19歲我就出來表演了,當別人在唸書、戀愛的時候,我拼命的在工作。每次發行專輯,宣傳的時間就是不斷的重複相同的對話,和不同的人一直講一樣的東西,有時候我甚至都記不得自己究竟有沒有對眼前的人說過這些話,嚴重到有一次在舞台上表演,我突然腦子一片空白,忘記我在哪裡,忘記歌詞,就這幾秒鐘的時間,我嚇到了。當太多一樣的東西攪在一起,就亂了。

所以這一年對我來說並不是空白,它是一個停格,讓我呼吸。每天可以舒服的笑著醒來,也舒服的睡著,才有倒帶的能量去找回真正失落的空白。從當初想休息三個月到後來演變成一年,難道一個人在異鄉唸書、繪畫、瑜珈、做菜、寫歌,都不想家嗎?「想啊!每天都打電話給爸爸報平安,還有關心我的小狗過得好不好?」都不擔心被歌迷遺忘?「呵!其實忘記就忘記啊!一直以來我始終相信一個道理,人只要有心,就沒有不可能。所以我為什麼要擔心?」

離開是為了再回來,休息是為了更長遠的計畫。經過這趟紐約洗禮,許茹芸不僅走路的節奏變了,對於演藝事業,也不貪急,她總是說慢慢來就好,一切隨緣。

專訪尾聲,派對並沒有打算結束,許茹芸站起來繼續吆喝大家一起吃晚餐!

望著眼前這個開心擺脫購物慾、例行生機飲食、用靈修冥想過生活的大女孩,除了變得更懂生活,我想唯一沒變的是她動人的美妙歌聲與一顆對音樂熱情不減的心。

紐約絮語之後,許茹芸的下一集就正式開始

5.18.2005

法國美食,我的玩耍烹飪課



來到巴黎後,我成了全職的『家庭主婦』,每天待在小套房裡曬太陽,曬久了也會悶,於是動了上『才藝課』的念頭。望著我那塵封許久的畫具,正考慮學畫還是學作菜好,於是上了google開始尋找課程。

(我愛google,他真是個有問必答的好老師!)

敲打了幾下發現就在離家約10分鐘的路上,便有家由市政府開辦的cours de cuisine。在藍帶LE CORDAN BLEU學成歸國的美人姊妹花強力推薦我去那拜師學藝,可是超級昂貴的課程卻讓我打退堂鼓,反正我只是抱著玩票心態,就多留點錢旅行用吧!

於是我就挑了這看起來很家庭式的烹飪中心atelier de cuisine (翻成烹飪工作室有點奇怪喔 …)

昨天從e-mail裡跟他們要了課程資訊,老師馬上回覆我,我昨晚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讀了2個月的菜單,從中挑選了5個課程。還是要說:google真好。我只要把菜名打上,搜尋照片,一道道可口菜餚馬上現出。

今天下午直接跑去位於Rue Paul-Lelong(就在地鐵3號線sentier站出口附近)教室報名,爬上典雅的旋轉樓梯,我的步伐也不禁優雅了起來,位於三樓教室的大門深鎖,可是屋裡卻傳來陣陣的歌劇美聲,我還是對著那個古銅色的古董門鈴按了一下,我在網路上看到那個高鼻子的Madame微笑地迎接我: 『BONJOUR! 』

一開門就是陽光大廚房,讓人好想馬上穿上圍裙,開始上課!

老師Madame MEUNIER跟我一樣,長的不親切,有點嚴肅。不過一開口說話,我便從她身上找到媽媽跟奶奶的影子,磁場一對,我最喜歡這人與人間的互動了!

所以我們愉快地開始聊著,她說我的法文有點地中海腔(就是南部腔啦!)

真的嗎?幾天沒開口說法文,我彷彿忘了自己的【老外腔調】。

她一知道我也住2區,便開始詳細地介紹我哪裡有新鮮的蔬果市集與特別的異國商店,特別是從2區到10區Rue du Faubourg St. Denis,這一帶有印度街、波蘭人區、亞洲商店區、我想還有個比馬賽還馬賽的黑人區,就在Bv. de Strasbourg上有好多做頭髮的理容院,裡面清一色的顧客都是黑先生黑小姐。相信我,他們真的好愛【變髮】,從我以前打工同事Clarisse身上就可以看出,這星期是俏麗的短髮,下星期馬上變成迷人的長髮。

還有一條她要我星期天一定要去逛的市集街在靠近巴士底Bastille的BV. Richard Lenoir (11區),我猜我們已經逛過了,老實說逛過了南部愛克斯Aix-en-Provence、亞爾Arles或是亞維農Avignon精采又豐富的市集,其他的市集對我們來說都是小巫見大巫了

這些Madame MEUNIER都在我的隨身地圖上詳細地作了註解,她說我們住這麼近,改天可以一起去買菜喔!我可是很期待,更期待我的第一堂 玩耍烹飪課。


照片: 就是這個讓我高雅登上烹飪中心的旋轉樓梯

5.17.2005

就是愛 垃圾食物



不到一星期,我們兩個又進了Quick(發源自比利時的歐洲連鎖速食店,我都稱它『歐式麥當勞』),坐在露天座裡一人狂嗑一套餐。

它們家最新推出的potato外皮炸地酥酥脆脆的,比McDo的還好吃!

每次看到漢堡堡就想馬上扒開它的衣服,大口大口痛快地吃它一口配可樂,一口配薯條,這絕對不是會讓人口齒留香的美味食物, 不過卻會讓人上癮的一種的娛樂,滿足食慾的暢快。

法國人說fastfood是casse goûte『倒胃口』的食物,倒胃口到不至於,不過說它沒有goûte,就僅僅是填飽肚子吃了就忘記它味道的食物,這我贊同。

像這種吃著好玩;吃著爽的套餐,怎麼能跟法國人從前菜、主菜、甜點的套餐相比擬,吃飯就是看心情,誰有空一天到晚總是那麼有耐心地遵循他們所謂的 『食之藝術。』

有時候,我就是想看到所有的菜一次到齊排滿整個桌子,

像老媽煮的豐盛晚餐;

有時候,我只想吃一碗熱騰騰的湯麵,像路邊攤迅速又好吃的陽春麵;

有時候,我卻想狠狠地填飽自己的胃,像299火鍋吃到飽之類的;

可是,在法國卻常常滿足不了這些小小的簡單需求…

這是旅行裡的美中不足啊!

男人安慰我說:除了家鄉食物外,我們一直在品嘗法國與歐洲各地的美味呀!

韓良憶說的真好: 【美食是旅行途中的神奇魔法】

旅行時,如果沒有喝上一杯十足維多利亞氣氛的英式下午茶,沒有吃到蘇活區獨特口感的提拉米蘇,沒有將剛出爐的倫敦炸魚薯條一口接一口塞入嘴中,沒有吃到法國左岸邊的牛肉河粉......如果,沒有吃到朝思暮想的好味道,整個旅行就會變得空空洞洞、坐立難安!

用冰淇淋記住了威尼斯,以一盤青花椰菜麵存檔了羅馬,下一步呢?往南或往北,更東或更西,有什麼美食在等著?繼續流浪是最好的答案!


看我貪婪又粗魯的吃相,我就是愛,垃圾食物!

生命中的守護神



2004年2月,在盧森堡公園外,抬頭又重溫了奶奶對我【捧在手心的愛】

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最近去世的倪先生寫給兒女們的一封信,我在跟她差不多年紀的時候也歷經喪父之痛。

這麼青春的年紀失去父親,的確太早,我們的心智或是生活環境,都很難承受這份傷痛。可是它就是來了,迎頭痛擊,躲也躲不了,不是在我們當時的年紀下,蓋起棉被,跟大人們撒嬌或是哭鬧就可以賴掉的。

於是,我們只好接受這心痛,這死別。爸剛離開的幾年,我常常問自己,爸真的走了嗎?他去哪了?他在那幸福嗎?有時候我會閉上眼睛關閉這讓我覺得很虛假的世界,少了我心愛老爸存在的世界,某些方面,它只是一個空殼。

所以我試著逃避,日夜不停的奔逃,死亡它還是追逐著我。

接著視我如命的奶奶也突然閉起眼睛,靜靜地躺在那,我被迫開始了解死亡。

大學畢業那年第一次的同學會,是同學芳的告別式,這是個美麗又哀傷的聚會,

躺在粉紅色床上的她,依舊是如此的美麗,我彷彿看見了她笑著說:

【要為你們未來的快樂人生努力喔! 我先走了,再見喲...】

從那一次開始,我給了死亡以下的定義,放開心地接受它。

出生是人生的開始,而死亡是人生的道別,

快樂地迎接新生命,也該快樂與它地告別。

把想念與悲慟化為生命的天使,

當你思念那個在生命中消失的人時,

抬頭看看藍天,他們就在那,

微笑地跟你揮著手;挫折的時候鼓勵你;

他們就是一直守在我們身邊的【守護神。】

(我的守護神老爸,一天到晚被我呼喚著,他可能覺得有點煩呢!)

5.15.2005

下雨天,讀書天

巴黎今天下了持續一早上的雨,雨滴拍打著屋簷的滴答聲,讓人覺得待在溫暖的小窩裡,真是種奢侈的幸福。

我沉迷地欲罷不能地讀起這本擺在櫃子裡許久的書【Claire Marvel】,男女主角剛好在雨天相遇,在金色的小傘撐起時,開啟了男主角單戀的一見鍾情。

他們的第一次約會在咖啡館裡,話題從了解彼此開始,男主角說起他與政治學結緣的故事,在他12歲那年遇見從納粹集中營死裡逃生的老婦人開始...

煮杯下午咖啡,再打開書,伴隨著男人最近瘋狂聽的Nathalie Imbruglia新專輯,重溫談戀愛的心動,繼續陶醉,好好地享受這雨天帶來的閱讀氣氛。



【讀書時間】感受一下男主角眼中的第一刻相遇,這看似平淡地描述眼中的發光情人,看的我小鹿亂亂撞:

Elle souleva son parapluie de quelques centimètres pour me faire une place auprès d'elle.

J'eus une hésitation. Des yeux noisette pétillant de malice; un nez charmant, une bouche pulpeuse et prometteuse;des cheveux bruns, raides, qui lui descendaient jusqu'au milieu du dos;un corps svelte et souple. Mon regard allait et venait entre elle et le sol. Elle portait des sandales, l'ourlet de son jean était effrangé, elle ne se vernissait pas les ongles des orteils, et une tache de boue des plus sexy s'étalait sur la peau laiteuse de ses pieds.

Je me glissai sous le parapluie.

ps. 我的中文翻譯如下:

她稍稍地將傘撐高幾公分,從身後空出了一個位子給我。

我遲疑著;目光來回地穿梭在 她與地面 之間

狡黠的淺褐色雙眼;

迷人的鼻子;

柔軟又充滿承諾的一雙嘴;

一頭垂在半腰際的金色直髮;

與纖細玲瓏的身軀。

她穿著涼鞋,

摺起的牛仔褲管脫了線;

沒塗上指甲油的腳趾頭;

在她白皙色的腿上,沾著一塊性感無比的小泥漬。

接著,我滑進了傘下。

5.12.2005

男人與法國的不解之緣

這篇原是【鄉巴佬逛大街】的文章,突然發現,除了開頭第一段以外,其他部分莫名其妙地消失...看到這有頭無尾的殘缺文章,越看越嘔。既然起了頭,那就順著感覺再寫一次,果然幾乎忘了上次怎麼寫,我永遠難記住看過的電影;讀過的書;走過的路。

永遠在我腦中,回憶只有片段,片段拼湊的回憶。 Let’s REPLAY :

趁著男人上班以來的第一個週末,中午他興高采烈地拉著我頂著26度的大太陽,往龐畢度散步去,路上他滿足地對著我說:『我又實現了一個夢想!』

2003年底我們在Pompidou一樓的書店逛地欲罷不能,但又得顧慮同行友人趕別的行程時,男人無奈的說:『媽的! 要是我家就住這附近,我一定有事沒事就往這裡跑!』

因為他真的受夠了法國多媒體設計資訊的嚴重不足...!問過了許多法國朋友,他們都只能推薦FNAC...而幾乎每居住到或是旅行到一個城市,我們一定會往FNAC鑽鑽,但是,關於電腦設計的書籍真的都用手指數的出來....= =

沒想到我們真住到這附近,走個十來分鐘就到了龐畢度,週末我們待在一樓的書店,各自埋沒在書堆裡,腦中又浮現一堆怪點子,新想法。

男人剛到法國的時候,滿坑滿谷的古老教堂;卡通裡的石頭路;百年的可愛建築;這些對我,應該說對大多數的人來說絕對是憧憬中的夢幻歐風街景。但是,這些在他眼中只是古老的石頭,無法激發他的創意,讓他更無創作的鬥志。

不過能怎麼辦呢?都跟著我來了法國,還跑到那非常鄉下的鳥地方 (當初對他來說是,但對我那可是paradise…) 好歹第一年的語言學校生活就要痛快地玩;盡情地體驗這裡的異國文化與生活經驗。

在他的生活哲學裡,永遠有解決事情的好方法,也因為這樣,他的世界從沒有絕望的時候。在這裡生活這一年多裡,我們也碰到不少鳥事,鳥事發生的時候,兩個人面對面,腦力激盪一下或是哈哈一笑,瞬間就把鳥事變虛烏;甚至鳥事變樂事。

因為,我們就是彼此最佳的生活鬥士,尤其是他,只要我臉一垮或是眉一皺,他腦中的鬥士就會本能的出現,馬上披荊斬棘地趕走我的煩惱與不快,瞬間又點燃了快樂之光。

歸咎於過去我造成的種種原因,(或許因為學生時期的我太熱愛與崇拜法國),使得他對法國人一直非常有成見,人當然連帶影響環境,就像我不喜歡阿拉伯人,要我怎麼去好好認真地唸阿文,這種處境只有兩個字來貼切形容 『痛苦』!

不過他還是找出了解決之道,從這裡悠閒與藝術的生活態度還有與外國同學的良好互動下開始接受法文,進而到現在的突飛猛進。至少他能清楚而且有邏輯地表達自己,至於說地夠不夠法式,像是加了多少個漂亮的語助詞啦! 講的像法國人一樣的音調啦! 這些才是正在加強中的。

學法文像打一場長期抗戰,一鬆懈,你就發現腦中的法文堡壘又失守了幾個…誠如朋友所言,要到非常流利的程度,絕對需要個3年以上,完全贊同啊!尤其像我們回到家就說中文的環境裡。學語言真的是要靠自己的意願,你肯多說錯也不怕,保證突飛猛進,別老是怪罪於沒有個生活在一起的法國男或女朋友,這是語言進步的好方法之一,但絕不是學語言的最佳方法。

事實證明法國的藝術對男人來說是淺移默化地提升他的設計與創意,從他越作越好的作品可以看出。現在他還不是唸多媒體設計唸得那麼開心,而他曾經對法國總是落後個三、五年的電腦技術抱怨連連,到現在他不得不對法國人的美感與創意舉起大拇指。這的確是他在台灣的設計環境裡無法更進一步學習與被激發的。

在法國,從事藝術與創作這行,不會是我們所謂『沒飯吃』;而創意也不會輕易地被『賤價購買或售出』。

希望未來的有一天,男人能把這裡所學所習的成果帶回台灣,找個舞台好好地發揮。

而我,當然要當那位成功男人背後的偉大女人。

(一直在當男人的啦啦隊,偶爾也要為自己鼓勵一下 ^^)


清晨的聖女貞德 拍攝於諾曼地的Caen

5.09.2005

諾曼第的震撼教育

在網路上買了dernière minute的車票:A/Paris--Le Havre;R/Caen--Paris,幫貓準備了2天2夜的食物(內心非常忐忑,因為這是第一次讓他當這麼多天的獨居老人...),我跟男人手拉著小手,往我們一直非常嚮往的Normandie前進。

東臨巴黎近郊,北靠英吉利海峽的諾曼第北方有著一段世界著名的海岸

—Les Plages du Debarquement 諾曼第登陸海岸

發生在1944年夜晚的D day,血腥屠殺的戰場在這裡,

在和平紀念館裡,斗大的螢幕帶領著我們見證歷史。

男人看地超起勁,因為二戰是他最愛的一段歷史之一,

而我,看的劈劈銼,時空交替的影像,

一下沙鹿戰場,一下是平靜美麗的諾曼第海灘。

5千多艘的戰艦裡,送出了多少無耐的生命;

一個個在海灘上爬行的身影,

或許是我年輕的父親;我深愛的男人;我可愛的小弟

這真是生命中無法承受之輕。

我的身體隨著一幕幕震撼的畫面 顫抖著;

那種懼怕,從腳底開始串出,鑽盡我的內心最深處。

這一刻,我體會到夢克畫裡的吶喊。

走出紀念館時,我意外的得到最近需要的清醒。

非常清醒地體會該要把握生命,將它浪費在美好的人事物上。

如果你到了諾曼第,除了到海邊曬太陽觀美景;喝喝當地的蘋果酒cider et calvados;品嘗世界著名的乳酪Camembert,請務必空出一天或半天參觀位於Caen的和平紀念館 Le Mémorial。好好體會從1914年開始的戰爭。

即使是一本遭子彈炸開花的書籍;一件穿過就丟的猶太囚衣;一堆戰爭用的醫療急救包,這些,都是最佳的歷史證據。館內沒有人為你解說,因為你自己就是最好的解說員,你見證了不僅是一場歷史,更是對戰爭與和平的一次深沉醒思。

其實我最想抓那些新納粹主義分子;那些不知死活的死因仔;那些破壞和平的恐怖分子進去館內好好被震撼教育與教訓。

因為我相信人性本善,你內心會有個好因子被誘出。


照片: 和平紀念館裡的納歲展示物 拍攝於Caen

5.02.2005

散步 塞那河邊



我們又來到了塞那河邊,新橋上,相機不自覺地瞄準了同一個背景,快門按下,又紀錄了另一種心情。

我很愛拍照,認識男人後更愛被他拍,像我愛寫字紀錄一樣。這歸咎於我的情感豐富與早熟。老媽說我超愛哭,出生兒的時候到醫院的嬰兒房裡一定馬上就認出我來,因為我無時無刻都在哭。

三毛說: 『我愛哭,因為我愛的太廣泛』所以我把我的愛哭歸咎為情感豐富。早熟是因為我有個像小孩子的老爸。

我的『短篇亂寫』大概從小五開始,高中唸的是文組,字寫的醜就算了,我的國文齊差無比,英文作文的分數總是比國文作文高,文章只會寫一種--抒情文,因為這是發自內心的寫作。

小時候愛裝大人,所謂的短篇,就是只有幾個字的那種,字越少越好,不過幾年後當自己是大人的時候,再翻開來看看,發現當時還裝的不錯嗎? 心境寫的恰到好處。

塞那河邊琳瑯滿目的咖啡廳讓我跟男人聊到我們大學打工認識的café INN,我說: 『當初根本想都沒想過要跟你交往,你當時那麼胖,還好你會玩band,唱起Beyond的歌又超好聽,還有發現我愛看書後,老在我面前讀一些大師之作…』

接著他當然又開始他那一段”不費吹灰之力就追到我”之類的話語,不過,我本來就不喜歡人家太追我,感覺對了就在一起了,不必在那邊等著測驗人家,愛情本來就跟網路購物一樣,一直到我們真的適用了,才知道那是不是真正的適合。東西用久了也會壞啊!所以愛情它沒有永久保固,所以我們在乎的要是現在。

男人說:『想也沒想過我們就這麼一直在一起,還陪你到了你愛的、我恨的法國,我二十歲階段的青春都葬送在你手裡了…!』

我給他一個白眼。

他又問: 『你有想過會跟我結婚嗎? 』我想了想,前陣子整理1998年寫的那些短篇文章,其中有一篇搭配著去年夏天我在barcelona舊港拍的照片,如下:

『沒想到當初才跟你熱戀幾個月,就想嫁給你囉!』回想起當年只要談起戀愛就義無反顧的自己,突然好佩服,佩服自己愛人的勇氣。愛與被愛的心境很不一樣,不過都讓人深刻體會生命…。

我的塞那河散步怎麼寫著寫著又到了愛情。

誰叫塞那河畔的浪漫氣息總是濃郁,愛情的浪漫,文藝的浪漫,生活的浪漫,都在她靜謐的身影裡,等著我去一一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