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2006

好片解鄉愁 -- Lila dit ça



『當一個台北人,真難!』『台北人都好忙碌!』最近接收到朋友的這些訊息。就連在布拉格上班的客人Pavel都說他不喜歡那裡的都市生活,所以他住在離市中心八十公里遠的小城裡…

忙碌、難有生活品質的日子又繼續交替著,目前又到了小小混亂的時後…感覺心裡有股鬱悶與不暢快。於是,我思念法國的鄉愁,又來襲…

沒法敘述太多的心理感受,說了也沒意義,因為這也是生活裡必須要忍受的部分,尤其是在目前這個什麼都在醞釀的階段裡。

昨晚看了一部好片,大大地沖淡了都市生活帶來的鬱悶。

推薦這目前正在真善美長春上映的法國片 ”Lila dit ça”

看看發生在另一個法國: 馬賽的一段青春之戀。

出現在電影裡的每個角落,都一次又一次地呼喚著我們漫步馬賽的步伐與心情。

如果貓老大也跟著一起來看電影,他鐵定哭的比我還悽慘,感受比我強烈…

因爲在那骯髒混亂的街頭巷尾,他度過了八年多的時光;以人類的年齡來說,他也是個老馬賽了…

總覺得,我需要負點責任,幫他填補鄉愁,所以一直到目前為止,我還是用法文跟他話。每每一說就是幾十分鐘,他會用非常溫柔的單眼,非常陶醉地望著我,慢慢聆聽…

昨晚,告訴他許多在此影片中看到的馬賽景緻,尤其是巴士動身離開馬賽的那一幕幕窗外風景…

耀眼的陽光,充滿異國人群的街頭,空氣中瀰漫著馬賽的獨特味道。

我常會問他:『你記得馬賽街頭的味道嘛?』『Marseille te manque?』

因為他對 ”賽” 這個字超級有反應,所以我都會盡量在與他的對話中添加 ”賽”這個字

我知道他懂的!我大大地擁抱他,一起互相分享與慰藉著我們的鄉愁...


照片:這片名讓我覺得該放張跟馬賽有關的人物,那就選擇了以前皮包店裡同事- Claris。這是上個月大家在馬賽的重逢聚餐,又是一大長桌的朋友重逢,讓人特別感動...

有著一雙靈活雙眼的Claris,是第二代塞內加爾移民,她像劇中的男主角Chimo一樣,從小在法國長大,但卻因為膚色的關係,仍舊被賦予兩種身分:一個很自我的法國人與一個不能忘本的塞內加爾人。

比如說,她對塞內加爾的一夫多妻制非常反感,記得她曾憤恨不平的說:『我是法國人!我不會承認這種婚姻制度!』

總之,在這80%以上都不是法國人的城市裡,這種多文化與多身分的衝擊與矛盾,每天每天都在發生著。

而這也是馬賽讓我備感親切的原因,我知道很難有遊客會喜歡它,但建議你如果到了馬賽,不妨用另一種態度,一種異思維來看看它,說不定你也會愛上它呢 :)

4.12.2006

一雙漢諾威的回憶



一晃眼,八天的展覽時間就在忙碌與歡樂中度過…漢諾威的寒與凍,跟心底那股澎湃的暖流一樣,強烈地對比著。真捨不得 say good-bye。

遇見了好多的感動、也接收了好多的強力電波,面對人與人之間所產生的未知火花,可能是一個眼神的交流、一段貼近心靈的對話、或許是一個忘情之吻 :P,這一切一切都讓我更發現人性的天真與最單純的愛…

每晚離開會場給自己的犒賞是一道好吃的巴伐力亞套餐與一杯大啤酒,喔,不!平均起來應該是每晚兩杯相當於1 litre的大啤酒 :)

在Munich會館裡跟著一大群人的啤酒大Party,舉杯歡騰的強烈熱情氣氛,更讓我忘情地乾了4 litre的黑啤酒,還有幾小杯追加的強力伏特加!

所以,那一夜,忍不住醉倒在德國帥哥的懷裡…(好個冠冕堂皇的好理由)

隔天早上醒來,很緊張地詢問: 『昨晚,是哪位男士坐在我身旁?』

"Hey, Caroline! You don’t remember last night you're sleeping, here, in my arms?"

高大帥氣的Jan C.張開他的雙臂對我說。

我不好意思地搖搖頭,望著Jan,心裡想著:

『Wow!醉倒在這位大帥哥的懷裡,那應該很幸福才對…可是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繼宿醉之後,隔天胃痛到臉色發白,還等硬撐著、強顏歡笑當著櫃檯小姐後,禍不單行的我又發生了一件糗事。

當第一雙黑色高跟鞋開口笑的時候,攝影軟體專家兼好父親Wolf 先生,張開著他總是散發著智慧光芒的雙眼,擔心地對我說:“Caroline, tomorrow is Sunday, I don’t think we can find a store to repaire your shoes! “

接著,一個傳著一個: “Caroline’s shoes are broken!”

全部的同事都因為Caroline一雙需要修理的高跟鞋,開始熱心地提供意見..! 我當然心存感謝,只是每個人都跑來望一望我腳上那隻”開口笑”的黑鞋,不是很糗嘛!?

隔天一早同事Jack熱心地把我那支鞋放進背包裡,然後像是去尋找灰姑娘一樣地離開龐大的漢諾威會館,前往市中心前進…

沒關係,因為拍婚紗照的關係,我還帶了一雙白鞋,就將就點撐著吧! (這白鞋很難跟黑色系的衣服搭配,很是傷腦筋!)

第四天,再一片混亂與忙碌中好不容易靠在櫃台高腳椅上小歇一會,三位在我身旁的gentlement異口同聲地望著我的白色高跟鞋:

‘Caroline, your shoes…!?’

‘Oh…No…!!!”

“Caroline! You have to buy 2 pairs of shoes!”Wolf先生語重心長地叮嚀著。

不行了!我得提早離開展覽會場尋覓高跟鞋去!才一下電車,鞋跟已經嚴重地脫離鞋底,感覺自己腳踩著木屐,一路上發出啪拉啪拉的聲響。

我跟Jack的笑聲像這啪拉啪拉的假木屐一樣大聲…怎麼會發生這麼歡樂的糗事呢!

好吧!用30 euros換來一雙對CEBIT與Hanover的回憶! 紀錄下這一輩子難得發生而且值得紀錄下的糗事!

給每個可愛的德國同事們一個大大的擁抱,甚至兩個!感謝他們這八天來的一起奮鬥與照顧。

我想因為兩雙破鞋子與一個怎麼樣都打不開的行李箱 (這行李箱...還好最後撬開了半個箱蓋!),大家絕對不會忘記Caroline!




當天讓我在諾大的鞋店中,左挑右選...很不情願地買了這一雙黑鞋!(為何德國的鞋連外表看起來都很耐用...!) 據說是它,讓我的右腳底從上星期六晚上開始疼痛不以!到現在,仍然又腫又脹,這雙漢諾威的威力,還真是強大…!



附上一張我很喜愛的展場照片(住法國的Martin同事拍的真好!),這幾天來我都這樣很開心地坐在櫃檯 (老實說我很樂意地想像自己是咖啡廳裡的櫃檯老闆娘!) 我左邊的糖果加上右邊美麗的百合花,果然招攬到不少客戶停下腳步,或是對我眨眨眼 :)



還要再不好意思地放一張自己的"正面臉",因為右邊是男人幫公司的IP camera產品設計的新目錄,所以,我也常會不由自主地在站在這個位置,開心地招攬客人!

4.02.2006

獻一個塞納河畔之吻,給我們的第八年



撐過一星期忙碌生活後,好像慢慢地、不捨地招喚回還逗留在法國玩耍的半顆心。目前,比較感覺自己身心靈的漸漸合一,雖然有半顆心仍留在浪漫的法國...

再次回到歐洲,感覺自己像個十分興奮而且活力十足的年輕女孩!(雖然自己也不算太...成熟) 不管在德國展場或是法國懷抱裡,我都非常用力地享受在那裡的每分每秒,我真是太愛太愛歐洲,尤其是法國...

回頭看看自己在幾個月前寫的『中了法國毒』,在這趟歐洲之旅後,不禁要讓我大聲呼喊 :『我找到暫時的解藥了 !』

回到法國,我像是用盡了所有思念法國的油彩,盡情而且奔放地揮灑!

我品嚐想念的抓狂的抹著香濃法式乳酪的棒子麵包;

我把握所有說法文的機會 :流利地、一點都不會靦腆的與人交流;

我貪婪地享受眼前的視覺美景;我十分珍惜夜裡的古銅色恬靜街景;

我穿著高跟鞋,用力地踏在石階步道上;

每道鞋跟與古老步道碰撞出的清脆聲響,總讓我心跟著雀躍一下、又一下...

感覺自己到目前,仍處於極興奮的狀態,我像找到暫時的解藥一樣開心!

男人呢 ?從一踏上法國土地開始,便一直一直望著眼前朝思暮想的街頭景致,臉上始終掛著一抹幸福滿足的微笑 :)

今晚,我們就以這還在雀躍與極度開心的心情,開一瓶剛從法國帶回來的波爾多紅酒,一起舉杯慶祝這第八年紀念日

生命中有你,真好!

我會很珍惜很珍惜你,也會很期待很期待我們一起創造的美妙生活...

以這張在塞納河畔與藝術橋前方的忘情親吻,獻給我們

感謝Hanni小妹的巧手捕捉到這愛情裡的自然美妙,它是這次婚紗照裡我最喜愛的照片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