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2006

馬賽貓看足球賽


這一個月來,我都為了這兩隻動物努力著: 一隻是《世界杯足球獅Goleo VI》,另一隻則是《走過法國的貓老大》。

除此之外,生活便是在台北近郊閒晃、尋找工作靈感,昨天還為了男人的新案子跑到新竹內灣去找大嬸婆了。(這是一個非常棒的台灣文化,日後一定好好好分享在那裡感受的親切!)

動物只是象徵,進行的事情才是重點。連續幾天沒有足球賽陪伴的夜裡,我跟男人都有點失落。不過每每想到法國藍衫軍們舞出的奇蹟,精神就振奮不少!

每次貓老大都陪著我們看法國隊球賽,他可是我們的足球吉祥物與精神指標。雖然賽前我們也不看好垂垂已老的法國隊,但是心還是不自覺的會往法國隊靠攏!尤其幾乎每個球員都在馬賽隊L’OM踢過。

Ribery最叫我們心驚膽跳,每次看他跑不動跳不高的驚險動作,總是搥胸頓足、懊惱不已!還好,他在對西班牙時發揮了作用,竟然踢進一球!貓老大彷彿在說:「你看,不愧是來自我們馬賽隊吧!」

夏末,我們得找馬賽的忠實球迷小強同事Jean-Pierre(改天補上他的照片 :)替我們安排觀看一場L'OM足球賽,這是一定要體驗的馬賽之旅

不管誰贏誰輸,重要的是比賽進行中的樂趣與運動家風度,我喜歡一群人在一起興高采烈慶祝的狂歡,管他什麼,這一刻我們為共同的勝利而舉杯歡騰,或是為了ㄧ起的失敗而擁抱哭泣,這些都是一種痛快中的和平。

最後,當然要替法國隊加油!不管輸贏,我們一起笑一起哭就是了!

Allez!Les bleus!


◎照片: 小胖黑該露臉了,你看他圓嘟嘟的大臉真是「胖」!

妹妹說,這是小胖黑即將睜開眼的樣子,因為她忘了關相機的閃光燈,小胖黑的雙眼竟然隨著這突如其來的光亮,眨呀眨地睜開了...!

「歡迎你,小胖黑!

 快樂其實很簡單,世界會因為你圓滾滾的身形又笑地開懷!」

6.21.2006

大哭一場



有時候是這樣的,當你有一堆眼淚要排山倒海一洩而出時,只需要一個小小小小的理由,就可以讓人哭地悲働,哭地呼天搶地…

我又把雙眼哭地紅腫,法國被南韓追平的那一球應該算是個起因,上次大哭則是因為貓老大又被嫌棄。

我喜歡偶爾地大哭一場,尤其在沉靜的夜裡,側躺著讓溫熱的淚水從眼角順著鼻尖落下,流躺過半邊嘴唇,淚水的鹹味更喚醒身體裡蠢蠢欲動的悲傷,這時候,正式大大哭泣的開始…

奔流的淚水是情感,我總是讓自己動不動就負荷太多情感,歡心的、誘人的、美麗的、熱情的、忌妒的、驕傲的、怒氣的、不安的、悲傷的,小小的身體,怎麼承受這些巨大的複雜情感…

我需要大哭一場,如同歡度一夜的微醺,掏空再填滿,混沌再清醒。我好愛重生的那一剎那…
男人今早驚訝地看著我紅腫的雙眼。

「想念法國嗎?」

嘿!這是我昨晚一個人享受的痛快!

「人生因痛哭而美妙…」


◎ 剛從媽媽肚子裡出來的小胖黑沒有其他兄弟姊妹,母狗這次只懷一胎,所以他長的頭好壯壯!圓圓胖胖的身軀好可愛,初到世界的他,第一個感受到的應該是痛哭。

大哭一場後的人生,才要開始 :)

6.14.2006

聽聽幸福



Le premier bonheur du jour 一天中的第一個幸福

C'est un ruban de soleil 是晨曦的光

Qui s'enroule sur ta main

像彩帶般纏繞在你的手上

Et caresse mon épaule

輕撫過我的肩膀

C'est le souffle de la mer

一天中的第一個幸福,是海的聲音

Et la plage qui attend

是靜縊的海灘

C'est l'oiseau qui a chanté

是歌唱的鳥兒

Sur la branche du figuier

佇在枝頭之上



Le premier chagrin du jour

一天中的第一個憂愁

C'est la porte qui se ferme

是關上的門扉

La voiture qui s'en va

是離開的車

Le silence qui s'installe

是沈默

Mais bien vite tu reviens

而很快地你會歸來

Et ma vie reprend son cours

而我又會重回自己

Le dernier bonheur du jour

一天中最後一個幸福

C'est la lampe qui s'éteint

是那熄了的燈。

引用自狐大的法蘭西隨筆,我很喜歡去閱讀的部落格。

很動聽的一首法國香頌,如他介紹的:

「Françoise Hardy 就是這樣一個奇葩,1968年那時的他用台灣的眼光來看,大概是屬於陳綺貞那一型的人物,作詞作曲,拿著一把吉他談談唱唱,十足小女人味,就像這首「一天中第一個幸福」一樣。」

也喜歡陳綺貞式歌曲的人,可以上到法蘭西隨筆聽聽。


◎照片: 去年夏天,在科西加島La Corse海邊,正在聽著幸福...

6.04.2006

自由的第二天



離開朝九晚五上班生活的第二天,自由的第二天,仍然是個雨天。現在坐在忠孝東路巷子裡有賣剛出爐的新鮮麵包也有紅酒白酒在架上的咖啡館裡。

牛奶布丁麵包真好吃,再喝口冒著煙的熱咖啡,窗外冰涼的雨水滴滴落下,視覺更讓整個身體打從心底溫暖起來。

想起大三那年打工的咖啡館,就在這附近的二一六巷裡,總是坐在那個依靠著一整片落地窗的角落位置的徐世珍。

左邊是可以望見正條巷子的窗戶,正前方是排列整齊的桌椅、正在擦拭杯盤的服務生,幾次見她這麼鍾愛這個角落位置,我開始習慣地幫她保留這個最適合她的位置。

現在,我正坐在跟她當年相似的位置上,而年齡也恰巧跟她當年相似。(我推算…) 忘著窗外,發呆,不經意瞥見窗戶上的自己倒影,想起了當年那個發呆的徐世珍。

當所有跟你同樣身分的人,全都擠進了ㄧ棟棟辦公大樓裡,整個咖啡館裡只有四個正聊著他們美國生活的老人家們、一對帶著孫女的老夫妻、一位身穿灰色套裝正在埋首書寫的女士。

諾大的咖啡館裡,與我有同樣安靜心情的應該是貼滿關於咖啡圖像的兩片牆、一盞盞如荷葉般的綠色吊燈、吧台前專注看著從Expresso機器裡正慢慢流出咖啡的服務生、還有一直出現在窗上倒影的那個除世珍。

今早沒課,我也是。

ㄧ個沒課的早晨,我想像著。

雨聲、洗滌的流水聲伴隨著杯盤碰撞的聲音、偶爾不經意加入的聊天聲,讓這些屬於咖啡館的聲音,繼續伴隨著我閱讀、亂想、發呆與觀察的一個舒服早晨。


我分心地加入了隔壁桌爺爺奶奶的聊天裡:

爺爺: 『在夜裡,唯一發光的就是他的黑皮鞋!』

‧‧‧‧

奶奶: 『那個人呀!如果不放心上,就不會想打電話給他了呀…』


照片: 位於阿姆斯特丹的煙草咖啡館內,那天也是個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