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2008

點一首歌給 CC & Milou

因為前天在第一次見面但卻感覺已經認識好幾年的c.c.家下午茶,她連續放了好多音樂 (包括Keren Ann的新專輯),終於有空把網製音樂更改的今天,把這首歌送給住在巴黎的她,還有她可愛的Milou喵先生與Nana鳥小姐

感謝有法國貓咪陪伴的下午,抱著沉甸甸的Milou,非常想念台灣那群胖貓咪們與狗阿伯,當然,還有我無所不在的貓老大…

「不要讓熱情枯萎了。」c.c.說。




So let's listen to Hope for winter tonight...


Good lock to us
and to everyone who's right here with me :)


Bisous。

4.22.2008

Déjà Vu

昨天經過Les Halles (磊阿勒商圈),看見了巨大海報裡的白貓,不禁瞪大眼睛問:「C'est bien toi? (真的是你嗎?)」

真的是你嗎? 或者又是個Déjà Vu影像?

不是... 真的是你,那天在Musee Bourdelle被幾個大學生溫暖包圍著,然後對著我們相機微笑的白貓。

那個下著雨的星期天,在Musee Bourdelle裡驚嘆了一系列Antoine Bourdelle的雕刻作品,帶著滿滿的感動,走回大廳準備跟櫃台拿回寄放的包包,經過3個坐在地上與椅子上的學生,他們正撫摸著一隻看來非常享受的白貓。

這隻已經變成淺灰色的白貓,從外表看來,很明顯是一隻流浪貓。

「請問他是你們的貓嗎?」我問。

「不是,他是我們剛剛在工作室外面花園裡遇見的貓。」女學生笑著回答。

我打個招呼說想拍照,大家點頭,男人按下快門,微笑的這位女學生與這隻打著呼嚕的白貓一起入鏡。

自從上次看過這隻微笑白貓之後,我就念念不忘,看見他,心裡又出現好多Déjà Vu的影像,


想起以前遇見過的那些貓咪們,想起我的貓老大,想起好多好多的Déjà Vu...

昨天,騎車經過蒙帕納斯站,再次彎進Rue Antoine Bourdelle,博物館門已經大門深鎖,我仍透過欄杆,試圖尋找他的身影。

我一定會再來看看Alain Séchas在這展出的 «Rêve brisé» ,也想問問他:


「怎麼把一隻流浪貓的照片當成展覽宣傳海報的主角?

這真是個美好動人的號召。」



Musée Bourdelle

16, rue Antoine Bourdelle - 75015 Paris

Tél : 01 40 26 77 94 - Fax : 01 40 26 44 98

De 10h à 18h sauf lundis et jours fériés

**以上照片來自: The above Picture is from «Rêve brisé» **

4.13.2008

Reprendre 玩耍廚房

回到法國短短一星期內,我已經喝掉一瓶紅酒、兩瓶香檳、一瓶白酒與在Brasserie的某個下午喝下的500ml啤酒。

(還是記不起來那位第一次見面的Strasbourg法國友人推薦的好喝啤酒名子,唯一只記得這好喝的酒加了一點whiskey...)

這幾天我常常想到repondre這個法文單字,因為在這短短時間內,在這充滿貓狗味的小小巴黎天地裡,又重新找回許多自己喜歡的部份。

尤其是喪失了好一陣子的勇氣與熱誠...那些消失了好一陣子原本屬存在於身體裡的某部份。

我非常貪婪地享受毎天在這的生活,尤其是repondre的玩耍廚房 :

雖然外食的次數不少,昨天去瑪黑(Marais)、今天在巴士底(Bastille)都吃Falafel→請看部落格美食家介紹,太愛它了!

但每天我們還是非常期待走進廚房,發揮創意與用心為彼此煮一頓飯,再讓好吃的甜點與咖啡為每頓餐畫下美好句點。

每天用心準備一道菜餚,像一個重要的生活儀式,它會讓人開心滿足,再知道怎麼替自己與愛人準備一道餐點,那種奇妙的感覺,就像愛麗絲‧史坦貝克在沒有預約的旅程一書中提到:

「我突然有一種感覺,可是不很確定,那絕對不是快樂,而是不在需要汲汲營營尋快樂的感覺。」

嗯,吃飽睡好,就是最幸福不過的人生,這也是幾天巴黎生活所repondre的人生目標 :)



到達後的第一頓晚餐,我們想念已久的Paelle(雖然Paella源自西班,但他已經成為餐廳或是法國人餐點中不可缺少的一道菜。)



還有源自北非也成為法國正餐之ㄧ的couscous (雖然沒有在馬賽吃到的道地,但是我想貓老大聞到濃濃的cumin味道,應該知道他回家了:)



藍帶豬排 codon bleu (雖然cosco有賣,但味道就是不一樣...)



好想念的烤蝸牛(在中間)與怎麼吃都不膩的義大利麵與法式濃湯Potage

以上,眼尖的人應該都發現,除了義大利麵與沙拉以外,其他的主菜好像只要加熱就能吃,這烹飪也太偷懶了吧...!

(因為每天工作實在太多...)

不過在某個陽光揮灑的午後,我很有誠意,加上已經將近年餘沒有做甜點的熱誠,玩耍了一道非常健康的蘋果派 :)



放進烤箱前



從烤箱拿出後,加上冰涼的水果優格,2/3的蘋果派已經跟著香檳下肚。

4.08.2008

巴黎的禮物



巴黎下雪了!四月的巴黎迎接我們的禮物,除了vélib'腳踏車,還有今早降下的這場雪 :)

(氣象播報météo果然沒騙人,一早起床,我就迫不及待要男人打開木窗,看看對面的巴黎屋頂,是不是鋪上一層白雪...)

好快地,完全不需要任何調整與適應,一踏上法國,就感覺回家了...連房東也覺得我們一見如故,他一直重複著: 你們的法文說地真好...(我想是以觀光客的標準來說吧!因為行前我跟他都是用英文書信溝通 :)

我們又開始過著純淨美好的生活。
清晨六點,窗外的巴黎小鳥把我們叫醒 (小鳥們還是沒變哪...一樣喜歡在清晨跟傍晚,啾啾地鳴著...),窗外的鵝黃路燈還沒熄滅,我順著昏黃的早晨光線,走進廚房,煮兩杯咖啡,烤了好多片麵包,然後一起坐在餐桌前,等著男人把塗滿nutella的tartine送到我眼前,這是我們最喜歡,也最無可取代的 法式早餐...

接著開始我們早晨的短暫工作,9點鐘我們就騎著vélib開始在巴黎的一天(巴黎人騎著22公斤的vélib速度快地超乎想像...)。

跟台北一樣,腳踏車讓我們更愛眼前的城市風景,行進間,眼前的風景猶如海明威形容的<<流動的饗>>

我貪婪地呼吸著屬於巴黎的自由空氣,隨著風享受著巴黎的美麗,看見每個人每隻狗每隻貓我都笑,因為這裡是巴黎,是我們跟貓老大最愛的法國...

Capitaine, dit-moi, tu es content de retourner en France :)


ps. 今早看到狐大寫的回顧與歸鄉,很感動,也喜歡他說的--日久他鄉變故鄉...

當我寫完這篇文章的現在,窗外的巴黎竟然陽光普照,又是白雪又是陽光的今天,下午決定不在去人潮洶湧還需要跟他要水才肯給的花神咖啡館,準備去清真寺喝杯茶,曬曬陽光,好好繼續今天的工作 :)

4.02.2008

Poisson d'avril, Je suis à Paris



清晨六點離家前,一一餵了三隻寶貝貓咪們最愛吃的魚肉條,我告訴他們: 媽媽很快就回家,要乖,要聽阿嬤阿姨還有胖胖狗的話,要互相照顧…

當然我的淚水已經滿溢淚眶,最受不了分離的時刻,即使是短暫的,dire au revoir的瞬間叫人心碎…

而在飛往新加坡轉機的機上電影,是一直說要整理好情緒才敢看的潛水鐘與蝴蝶(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不用說,我已經哭紅了雙眼,尤其再昨天歷經了漫長的一天以後…

昨天早上看見了兩年多不見的弟弟,很不爭氣的讓眼淚成為這兩年來的第一個問候,不管怎麼樣,我們終於找他了…

飛往巴黎的前一天,下午五點半,悄悄地告別了八個月的工作位置,沒有捨不得;也沒有上一次的感動,反而有種朦朧中的解脫…

(朦朧是因為我把哭了一早上而讓眼睛模糊的隱形眼鏡拿掉,才發現,沒了它根本是瞎子哪!

但是我又發現,朦朧中的台北市好美,尤其是夜裡…)

在樟宜機場等著boarding往巴黎班機的現在,我身邊已經充滿法文,尤其是後方那個剛在學說話的小baby,雖然淚水的開關尚未完全停止,心情很輕鬆,畢竟我是要去度假的呀…

Ps. 輕裝出發的這一次,我們兩人只帶了33kgs的行李,其中有一半還是帶給朋友的禮物,越來越具有流浪的簡約旅行 :)


十週年的4月1日,寫於新加坡樟宜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