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2008

牙痛、大麻、威士忌



牙痛與戲劇性的本週,看了兩本寫作風格相似,閱讀感覺也跟牙痛十分相似的書:

獲得2003年Fnac文學獎的 十九秒 (dix-neuf secondes)

獲極受推崇的「納達文學獎」(Premio Nadal)的 這就是孤獨 (La soledad era esto)

閱讀十九秒時,剛好是牙痛的開端,微酸略帶點刺痛,但就閱讀至本書尾聲時,更劇烈的牙痛開始了…(就跟跟書裡的結局一樣…)

十九秒,十九個章節,開始倒數,一對已經對彼此熱情不在的多年交往情侶,巴黎地鐵裡的景象與味道開始在腦中重現。

BTW, 我喜歡另一本書巴黎的碎片(Collage de Paris)對巴黎味道的描述:

「還有一種,說起來有點髒,不過,狗尿混著人尿的味道也非常巴黎。

走在地鐵通道或是巷子裡,這種氣味往往撲鼻而來,應該也算是巴黎特有的配方吧。」

老媽第一次走進巴黎地鐵,第一次散步在塞納河邊時,幾乎也說著同樣的話…

牙痛最高峰的時候,正開始讀<<這就是孤獨>>。

大麻與威士忌是愛蓮那的精神寄託,一直在書裡重複出現的這兩個東西,突然也讓我非常渴望它們能減輕牙痛,甚至想,是不是該把酒架裡的最後一瓶紅酒給喝完…(一人獨飲一整瓶紅酒,是我前陣子常做的事哪…)

前天勇敢去看牙醫,昨天拔了牙,這好像愛蓮那勇敢翻開母親的日記,去面對一段逃避的情感。

看牙醫的過程既痛苦又冗長,但我相信只要熬過幾個晚上,一切苦痛都會過去...

果然,這本書給了一個好結局:

「在未來的幾個月裡,她和我同時都在孕育生命,但是,我孕育的是自己的重生,甚至是自己的新生…」

愛蓮那剪去了長髮,暫時擺脫了大麻與威士忌;而我,擺脫了大臼齒,擺脫了惱人的工作糾纏,開始孕育下一階段生活的新生與重生。

最後,我想把這段不長不短的話語,送給好久不見的弟弟,不管未來要我們面對的是什麼,一定要一起加油喔!

ps.順便一提這很喜歡這兩本書的法文與西班牙文譯者,看過黃小燕的 以巴黎為藉口,前陣子也剛好讀過范湲的死了一個甜點師父之後,還有好多他們的譯作繼續著迷的讀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