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2009

ma baignoire à Paris 從巴黎浴缸到巴黎美女


Baignoire à Londre © Caroline Huang

今天 (應該說幾天前) 飄著雨的巴黎,好像夏天已經遠離一般,所以,把高腳杯斟滿紅酒,放一大缸熱水,點燃蠟燭,享受一場暖呼呼的熱水澡。熱水裡的身體,像蘋果般紅通通,嗯,泡澡的女人最美 ^^

在巴黎能擁有一個浴缸,還有好喝的紅酒作伴,也是不可多得的幸福哪!
(另外,住在巴黎市不用繳水費,所以更有理由每天泡熱水澡,但也不能太浪費資源…)

Quel bonheur d’avoir une baignoire à Paris! Avec un bon verre du vin rouge , c'est parfait…

幾個禮拜前寫下的泡澡心得,但是這禮拜的太陽卻以有點熱情過頭的姿態展放著,大家都換上短袖與拖鞋,換季囉,街上開始充滿性感與可愛的夏天美女。

就像《巴黎美女指南》書裡所敘: 「巴黎最美妙的寶藏,是成千上萬的女人,她們的微笑、低領口和美腿,是觀賞者的無窮樂趣……」

是的,街頭已經充滿著低領口和美腿囉。

喔,這倒讓我想到 " 昨晚下班後又忙著跟朋友們去野餐然後到酒吧喝酒直到夜晚11點才回家 " (唸一下咩,不過也是我太享受在文字敲打裡,家中難得有網路竟讓人連最喜歡的草地野餐也捨棄,這是怎麼回事?!) 的男人說:「現在街上的女生穿地越來越清涼,真煩,要是辦公室對面剛好坐了一個女同事,東露西露怎麼專心上班呢?」

對於本書作者提到欣賞美女是法國文化的一部分,深表贊同,不管欣賞或是被欣賞,都是法國這個環境給女人的一種的享受吧。

雖然有時候雖然覺得路上的男人突來的眼神甚至言語欣賞,也太直接了吧,不過被欣賞總覺得還是件開心的事!

現在正是燥熱的午後,文字敲打中,感覺像躺在這個用書本堆成的浴缸中,雖然離泡熱水澡的感覺有點遠,但是那份 " 沐浴其中的舒服 " 特別相似。

把紅酒換成冰冰涼涼的啤酒,一邊敲打文字,繼續享受沐浴其中的舒服 :)

ps. 不過剛看到《巴黎美女指南》這本書時,第一個感覺是: 把女人物化? 不會招致女權主義者的抗議嗎?而且書裡還把巴黎美女分區介紹,這倒是很令人好奇。

撇開這些,美女人人愛看哪!



5.25.2009

un rêve de Paris 夢想與巴黎



graphic design © VIC (Victor et Caroline)

幾個月前看完了電影 "revolutionary road" ,當時看完電影時,從內心湧出的難過與刺痛,延續了好幾天。幾天前又在作家柯裕棻的部落格裡,看到以下文字:

『 在先生法蘭克卅歲生日那一天,妻子艾波對他說,把工作辭掉吧,讓我們去巴黎。我工作養你,你可以過你真正想過的生活,「因為在這裡被扼殺掉的,是你的本質。在這種生活裡,一次又一次一再被否認的,是真正的你。」(頁104)她送了如此的生日禮物:去巴黎尋找真正的生活,尋回真正的自己。

但是,正如同我們的直覺反應:事情哪有這麼簡單?

在這個故事中,巴黎之旅被賦予了極大的救贖意義,這個救贖的渴望太強大了,事實上,世上根本沒有任何地方能夠承受這樣的夢想的重量。

有電視、汽車、小院子花草、除草機;先生開車經公路或是搭火車去上班,太太在家中整理家務烤餅乾做通心粉──宛如奶油蛋糕一般清潔美好的幸福人生

抵抗沉淪??

而最令人害怕的是,他們也許是對的──你與他人沒有不同,你只是任性而已。

唸大學的時候誰沒有做過文藝青年的夢?誰沒有鄙視過唯唯諾諾的妥協生活?誰不想大開大闔暢快淋漓地活呢?誰不想去「巴黎」做,點,什,麼,做什麼都好,管它是什麼。

因此,他們從困境解脫的方法,便是將他方彼岸的生活做為理想了,未曾經歷的他方生活想像起來總是更為真實,更為自由,更為勇敢。』


嗯,似乎每個人都有個巴黎夢 (or 紐約 or 倫敦 or anywhere,反正夢想總在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每個人都想去巴黎做點什麼,【巴黎到月球】一書的作者在第一個小孩剛出生的時候,帶著全家搬到他跟太太一直非常喜歡的巴黎,他也希望小孩在一個放眼所及都很美麗的地方成長。

五年後他們離開巴黎回到紐約,一開始他也以為他會長期留在巴黎,但是如朋友所說: 「你不可否認的除了自己的文化,還有"你自己"。」

這句話說的很好,我記得工作時有位不打不相識的南非客戶 (就是大吵一翻然後變成感情很要好的客人,讓人刻骨銘心的客戶似乎都這樣哪…),當年得知我即將赴法國讀書時,十分憂心地寫信給我:

「卡洛琳,你一定要記住我說的話,這是我自己的親身體驗,鄉愁是一個人異鄉人永遠的痛。千萬不要選擇離開自己的國家...」即使這位移民自荷蘭的在南非客戶,在南非已經有成功的事業,美滿的家庭,還有個很棒的馬場,養了幾匹世界上少有的漂亮馬匹... (當時我認為他老人家也太緊張了,我只是去念書,不是去移民啦~但是現在,多少能體會他的擔憂...)

回到 "revolutionary road" 闡述的巴黎夢,事情真有這麼簡單?

對於我們來說,咦,事情好像就這麼簡單 (但是情感上的確很不簡單,又離開家、離開心愛的寶貝們),我們一人帶著一只20公斤重的行李 + 3年沒講的法文,又飛回法國了。

離開台灣,並不是因為那裡不好,老實說台灣對我們倆真的很好,有不錯的工作與生活,每天回家都可以吃到兩位媽媽們煮好的美食,還有貓狗寶貝隨時可以抱抱親親 (嗚~),有自己的車也有方便的摩托車代步,想買什麼、想吃什麼、想作什麼總是不用太考慮經濟狀況就去作。

比起來法國的生活真是天南地北,不過我們卻也甘之如飴!

因為在這裡有許多美麗的人事物讓我們去遇見、去感受與體會棝中滋味 (新鮮、感動與啟發在巴黎的生活中似乎沒間斷過...)。

好吧,都已經又回來巴黎了,那那夢想呢?

說不出什麼實際的夢想,也就是,老實說,真的沒抱著太大、大到令人負荷不了的夢想,覺得可以再回到法國 (嗚~不巧我們選擇的正是巴黎),享受一段美妙的生活與學習後開始找機會工作,再把法文練溜一點,對彼此的人生來說,雖不是什麼重要的成就,也算是件很棒的事。

跟片中的愛波與法蘭克夫妻最大不同是: 我們還沒有生命中最甜蜜的負荷--小孩、有一群很支持我們的家人,還有,我有個很棒的老公 (這是前幾天才又碰面的房東太太一直在我耳邊提醒的 ^^),當然,他也有個很懂他的老婆。

嗯,就是這樣,不管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抵抗沉淪或是繼續沉淪;任性與不任性,讓我們繼續舒服地感受生活與愛,就是我最大的人生夢想 :)

男人的夢想也很簡單,他想找回在台灣一點一滴消失與被抹煞(他說啦...)的創作熱情,除了從沒間斷過的商業作品外,他也該著手進行屬於自己的創作。

加油啦,維克多先生 ^^


5.23.2009

Fragility and Renewal


Caroline au musée de l'orangerie © Victor LIN

A photographer is someone fragile. We must constantly renew ourselves.
For me, each project is a new challenge and whatever was done before is
forgotten --- Patrick Demarchelier

Though I’m just an amateur photographer, but I’m somone fragile... so fragile...

“We must constantly renew ourselves”... totaly agreed...

Vin rouge, fromage, viande mijoté 紅酒、乳酪、魯肉、草莓,萬歲 !


une nuit de vin rouge à taipei © Caroline Huang

上星期六5/16是巴黎一年一度的une nuit de musée (博物館之夜),幾天前我們已經準備好今晚的行程表,但是,掃興的天氣竟然下起溼答答的雨,溫度偏低 (就是得穿上風衣 lol...)

另一個不想出門的原因是美食,今天買的這塊Cantal Jaun 乳酪太棒了,還有,老伴終於做了幾個月來的第一餐滷肉,今晚的滷肉太美味了 (原來老伴說,除了中藥滷包與醬油外,他還加了蜂蜜、薑糖還有一小匙的沙茶醬 !)

洗完熱水澡後,發現餐桌上擺著兩杯斟滿紅酒的高腳杯 (因為最近很想念很想念南法,所以剛買了一瓶côté du rhône ),老伴真是太寵老婆,因為這是我剛剛耍賴時隨口說說的要求 ^^

我說: 「我們先把這瓶紅酒喝完,然後帶著微醺的步伐,去享受巴黎的藝術之夜! 」

老實說對這une nuit de musée(博物館之夜)沒抱著多大期望,主要想去逛的地方在家附近、我們可以散步到達的Grand Palais (大皇宮),今晚有 Andy Whorol 特展。

去年九月剛回到巴黎時,興奮地參加第一次的 la nuit blanche,跟這博物館之夜差不多,在許多古蹟名勝、博物館、美術館與教堂...等等舉辦一系列徹夜通霄的藝術展覽與表演,而那個晚上,竟然被我們稱為 la nuit nul... 就是”無聊的一夜”... )

就在寫完這段文字的同時,木頭窗外竟然批哩啪啦地下起頃盆大雨...

於是,我們又切了一大塊乳酪,再一杯紅酒,打開電視剛好是現場直播的歐洲展望音樂會 eurovision song contest 今年共42國參加。

2005年我們旅行到阿姆斯特丹時,在地鐵上碰到一大群全身穿著白色運動套裝的男男女女,每個都興高彩烈,感覺得出來他們剛參加一場很棒的音樂會或是球賽,忍不住問了他們,原來就是像今晚一年一度的歐洲展望音樂會,今年的舞台表演與效果我們都很喜歡,尤其是謝幕前那段舞者優游在一塊充滿水的透明大隔版中,從天而降直到現場觀眾眼前的互動表演,感覺很像在水族館裡隔著透明玻璃觸摸水中的可愛海豚一般的虛幻真實。

今晚代表法國演唱的是越老越年輕的Particia Kaas,但是比起其他國家的歌手,她今晚的演出不算出色…( 順便一提“Je me souviens de rien” 是我非常非常喜歡 Patricia Kaas 的一首歌)

每個歐洲國家的表演風格非常不一樣,大多數看地我們 "哈哈大笑?!" 但是俄羅斯的那位女歌手演出非常動人,深情演唱的女歌手後方正撥放著她同步唱歌的畫面,然而畫面裡的女歌手臉孔,隨著音樂的節奏與情緒開始慢慢變老,非常動人。

看完42個歐洲國家的歌手表演,我們也正在討論,妹妹來的時候一起去哪小旅行? 目前的決定是北愛爾蘭

冰箱裡還有半盒老伴某天早晨趁我還在賴床時自己跑去市集購買的草莓,這盒草莓是我平常買的兩倍價錢; 他還買了一顆很大很大的生菜,卻比我平常買的生菜體積還大上一倍,有些時候男人跟女人注意的事情真不一樣哪...

我決定在邀請 « 淋上蜂蜜的草苺» 加入我們今天的夜晚小酌 :)

紅酒、乳酪、蜂蜜草莓與魯肉,竟然讓不出門的我們度過一個很棒的 la nuit de musée (博物館之夜),主辦這活動的巴黎市政府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覺得有點離譜?!

紅酒、乳酪、魯肉、草莓,萬歲!

ps. 幾天後跟一些有參加博物館之夜的朋友都說展覽很不錯,只是排了很久很久的隊伍,每個展館幾乎擠地水洩不通….

唔,還是想說: 紅酒、乳酪、魯肉、草莓,萬歲!


5.19.2009

巴黎 Merde!


Chien à quartier Marais © Caroline Huang

前陣子受邀去了位於巴黎市郊的朋友家聚會,獨棟Maison座落在小山丘上。車子延著小徑一路開上山,逐漸遠離樓房,隨之取代眼前風景的是一棟棟可愛的獨棟房屋與花園,當下我的 "provincial" (即外省,巴黎人對巴黎以外的地區一律稱為外省)回憶又湧上心頭。

但是Provincial在字典上除了外省的、地方的,竟然還有土里土氣的意思?! (真是高傲的巴黎人,替馬賽貓老大 抱怨一下 ^^)


看到眼前這些迷人景致,這才發現居住在 "擁擠" (雖然擁擠的程度只有台北市的1/3吧) 的巴黎市中心,是多麼 地可惜哪。

我們在車上跟朋友開玩笑說: 「除了電話號碼是01開頭的巴黎市,哪裡都好。 」(當然是玩笑話,巴黎有太多迷人的小地方,像是我們很喜歡的蒙帕納斯區)

我想念0549 開頭的Poitiers, 也想念貓老大的故鄉0449開頭的Marseille...

幾個月前在書店看到這本書的書名"A Year in the Merde" ,台灣出版的叢書翻譯成 "巴黎,賽啦!" (翻的真好! merde是大便的,口語中 "他媽的" 意思,也是最普遍的話,例如東西掉了、寫錯字、拿錯東西,我們都會很自然地用 merde這個發語詞...教授常常情不自禁、或應該說無法控制地在課堂上也說這個字…)

這也讓我想到在女主人的沙龍看到的這段話:

「我一個好友寫過說巴黎像一棵樹,誰來了都忍不住拉上一泡,擠出一點文章來, 先不論作家是不是狗,福樓拜那麼偉大的作家確實說過「作家的生涯是狗一般的生涯,卻是唯一值得過的一種生活」。

我想到的是我到底消化系統有什麼毛病,住在巴黎這種浪漫的地方,拉出來的卻是恐怖小說,唉。」

嗯,女主人消化過後的巴黎,讓她拉出來的merde是一本恐怖小說;保羅‧韋斯特消化過後的巴黎,讓他拉出一本巴黎, 賽啦! A Year in the Merde;書摘寫著:

「本書讓你知道,該如何跟一臉屎意的侍者點菜、如何閃過滿街的狗屎、如何欣賞臭屎般的 法國乳酪、如何對付許多狗屁倒灶的突發事件,以及如何從虛偽老闆的手下翻身,最後融入久而不聞其臭的花都巴黎。」

以狗屎或是merde為出發點來體會巴黎,何嘗不是個很棒的點子,尤其沒有狗狗在身邊的日子,能居住在充滿狗屎的城市裡,有時候是種不可多得的幸福。

這種幸福,就在我們剛到達倫敦第一天,從地鐵站延著一條寬敞又乾淨的街道走向朋友的公寓時,竟然不由自主地想念起髒亂、發出惡臭、滿佈著菸蒂與狗屎的巴黎街道!

啊,Merde,那是巴黎的味道,巴黎毫不矯揉造作的真實模樣!


5.12.2009

Légumes à la grecque ♥ 老伴,今天吃素


Légumes à la grecque © Caroline Huang

這道老伴 (男人變老伴囉 ^^) 從前幾天在FNAC新買的食譜裡,用【標籤紙】指定要吃的 Légumes à la grecque (希臘式烤蔬菜),混合著各種蔬菜的鮮甜醬汁加上乳酪,出奇美味耶!

做法非常簡單 :

把洋蔥、蒜頭、青椒紅椒、小黃瓜、紅蘿蔔與蕃茄切丁。

鍋裡熱橄欖油 (最近才發現房東太太準備的這個wok鍋比平底鍋好用哪...),先把洋蔥炒變色後,
再加入其他蔬菜,加點鹽巴與胡椒一起炒,蕃茄要最後放喔,因為蕃茄會愈熱會生汁,藉著蕃茄汁把鍋裡的蔬菜悶軟。


Légumes à la grecque © Caroline Huang

把炒好的蔬菜放入烤盤,開心地灑上乳酪塊(切丁的feta 或是 mozarrella都令人食指大動!) 與西洋芹 (Persil),

依照食譜上的步驟,接著要放入已預熱烤箱,以200度烤15分鐘但是我省略了這個步驟,因為夏天的腳步近了,喜歡吃新鮮的乳酪:)

回巴黎這兩個禮拜,除了該做的工作外,不工作的時間幾乎都騎著公共自行車vélib在巴黎街頭恣意遊走,今天又在香榭大道爬了一段不小的坡,晚上吃著這道希臘式烤蔬菜配上steak haché(肉排)好好補充體力。

另外,因為這道菜的名稱 「希臘」,聽說最近在台灣有本暢銷書,就叫「 希臘,村上春樹,貓」,沒錯,是忙碌又神祕的Peggy出的新書 ^^

也勉勵自己要像Peggy一樣,不忘記尋找人生中的勇氣來堅持自己想做、或是說幾乎已經作了一半的事 (人生的堅持好難哪...)

當初如果不是因為在巴黎認識她,讀了很喜歡的絲慕巴黎,我想我從不知道原來自己也可以完成馬賽貓老大 ...

人生的磁場,朋友的緣分,深深珍惜 ...

(( 老伴說今晚的希臘烤蔬菜很好吃 ))



5.11.2009

想跟你去賞油桐花


Gogo et fleurs de mais, Taïwan © Carol HUANG

Très envie de promener avec toi sous la neige des fleurs de mai à Taïwan...



5.05.2009

bonheur au printemps ♥


tomates bio © Caroline Huang

買了一大袋番茄、男人做一大盤生菜沙拉加兩個大漢堡、曬著從木窗來的清透耀眼陽光...

是... 春天的巴黎給的幸福吧~ ♥


5.04.2009

British Gray


Kilburn station, London © Caroline Huang

燦爛陽光,春天的巴黎好美,但是離開家讓我帶著淡淡的哀愁,

灰灰藍藍,像這片雨過天晴的倫敦天空...

5.03.2009

又一年,四月過去


Avril à Paris © Caroline Huang

去年四月,我們又向朝九晚五的工作說 au revoir,兩人帶著輕便行李又回到喜歡的法國,渡過夢想中的一個多月單車假期,當時希望完成的什麼,延宕至今...

又一年,四月過去...

今年四月,置身巴黎卻飛回台灣享受夢想中的假期,希望完成的什麼,依舊延宕...

不管能不能順利完成這什麼,然而來去之間,一些模模糊糊的事情,終於越看越清楚,越來越靠近它們...

mois d'avril 的體悟。

「巴黎,幸福得讓人想變得更好的地方

台北 ,讓幸福可以實現的地方」neohappiness 說得真好!

同時擁有這兩個地方,嗯,這樣子最好最好不過... ♥


Avril à Paris © Caroline Huang

5.02.2009

車窗外的甦醒


autoroute Taïpei © Caroline Huang

比悲傷、懷念還多的歡樂在腦中甦醒,不管天氣如何,街上又是多麼髒亂,新鮮的空氣總是奇蹟似的灌滿胸懷。

--- 吉本芭娜娜 【阿根廷婆婆】

5.01.2009

Quoi dedans ♥ 大Q藥丸




大藥丸裡裝啥? C'est quoi dedans?






是~ 我的大Q 眼鏡
voila ~ mes nouvelles lunettes

好幾年沒配眼鏡,除了10年前配的那副 romeo gigli 蛋型黑框眼鏡,這是我的第二隻黑框。

我也不知道 bisindei 是日本來的哪個品牌?

我們吃完最喜歡的越南菜後晃到這家位於公館,乾淨逛起來超舒服的眼鏡店,於是配了這副大Q眼鏡



是好久沒吃的永和豆漿,幸福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