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2009

un rêve de Paris 夢想與巴黎



graphic design © VIC (Victor et Caroline)

幾個月前看完了電影 "revolutionary road" ,當時看完電影時,從內心湧出的難過與刺痛,延續了好幾天。幾天前又在作家柯裕棻的部落格裡,看到以下文字:

『 在先生法蘭克卅歲生日那一天,妻子艾波對他說,把工作辭掉吧,讓我們去巴黎。我工作養你,你可以過你真正想過的生活,「因為在這裡被扼殺掉的,是你的本質。在這種生活裡,一次又一次一再被否認的,是真正的你。」(頁104)她送了如此的生日禮物:去巴黎尋找真正的生活,尋回真正的自己。

但是,正如同我們的直覺反應:事情哪有這麼簡單?

在這個故事中,巴黎之旅被賦予了極大的救贖意義,這個救贖的渴望太強大了,事實上,世上根本沒有任何地方能夠承受這樣的夢想的重量。

有電視、汽車、小院子花草、除草機;先生開車經公路或是搭火車去上班,太太在家中整理家務烤餅乾做通心粉──宛如奶油蛋糕一般清潔美好的幸福人生

抵抗沉淪??

而最令人害怕的是,他們也許是對的──你與他人沒有不同,你只是任性而已。

唸大學的時候誰沒有做過文藝青年的夢?誰沒有鄙視過唯唯諾諾的妥協生活?誰不想大開大闔暢快淋漓地活呢?誰不想去「巴黎」做,點,什,麼,做什麼都好,管它是什麼。

因此,他們從困境解脫的方法,便是將他方彼岸的生活做為理想了,未曾經歷的他方生活想像起來總是更為真實,更為自由,更為勇敢。』


嗯,似乎每個人都有個巴黎夢 (or 紐約 or 倫敦 or anywhere,反正夢想總在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每個人都想去巴黎做點什麼,【巴黎到月球】一書的作者在第一個小孩剛出生的時候,帶著全家搬到他跟太太一直非常喜歡的巴黎,他也希望小孩在一個放眼所及都很美麗的地方成長。

五年後他們離開巴黎回到紐約,一開始他也以為他會長期留在巴黎,但是如朋友所說: 「你不可否認的除了自己的文化,還有"你自己"。」

這句話說的很好,我記得工作時有位不打不相識的南非客戶 (就是大吵一翻然後變成感情很要好的客人,讓人刻骨銘心的客戶似乎都這樣哪…),當年得知我即將赴法國讀書時,十分憂心地寫信給我:

「卡洛琳,你一定要記住我說的話,這是我自己的親身體驗,鄉愁是一個人異鄉人永遠的痛。千萬不要選擇離開自己的國家...」即使這位移民自荷蘭的在南非客戶,在南非已經有成功的事業,美滿的家庭,還有個很棒的馬場,養了幾匹世界上少有的漂亮馬匹... (當時我認為他老人家也太緊張了,我只是去念書,不是去移民啦~但是現在,多少能體會他的擔憂...)

回到 "revolutionary road" 闡述的巴黎夢,事情真有這麼簡單?

對於我們來說,咦,事情好像就這麼簡單 (但是情感上的確很不簡單,又離開家、離開心愛的寶貝們),我們一人帶著一只20公斤重的行李 + 3年沒講的法文,又飛回法國了。

離開台灣,並不是因為那裡不好,老實說台灣對我們倆真的很好,有不錯的工作與生活,每天回家都可以吃到兩位媽媽們煮好的美食,還有貓狗寶貝隨時可以抱抱親親 (嗚~),有自己的車也有方便的摩托車代步,想買什麼、想吃什麼、想作什麼總是不用太考慮經濟狀況就去作。

比起來法國的生活真是天南地北,不過我們卻也甘之如飴!

因為在這裡有許多美麗的人事物讓我們去遇見、去感受與體會棝中滋味 (新鮮、感動與啟發在巴黎的生活中似乎沒間斷過...)。

好吧,都已經又回來巴黎了,那那夢想呢?

說不出什麼實際的夢想,也就是,老實說,真的沒抱著太大、大到令人負荷不了的夢想,覺得可以再回到法國 (嗚~不巧我們選擇的正是巴黎),享受一段美妙的生活與學習後開始找機會工作,再把法文練溜一點,對彼此的人生來說,雖不是什麼重要的成就,也算是件很棒的事。

跟片中的愛波與法蘭克夫妻最大不同是: 我們還沒有生命中最甜蜜的負荷--小孩、有一群很支持我們的家人,還有,我有個很棒的老公 (這是前幾天才又碰面的房東太太一直在我耳邊提醒的 ^^),當然,他也有個很懂他的老婆。

嗯,就是這樣,不管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抵抗沉淪或是繼續沉淪;任性與不任性,讓我們繼續舒服地感受生活與愛,就是我最大的人生夢想 :)

男人的夢想也很簡單,他想找回在台灣一點一滴消失與被抹煞(他說啦...)的創作熱情,除了從沒間斷過的商業作品外,他也該著手進行屬於自己的創作。

加油啦,維克多先生 ^^


沒有留言: